筆趣閣 > 都市言情 >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 > 第二百二十八章我喜歡
    h市到d區不算是太遠,坐火車只要三個多小時,不過下了火車后,卻要再坐兩個小時的公交車。

    因為火車站是公交車的始發站,所以周思寧和付磊在公交車上有座位,不過車子開出火車站停了沒兩站呢,公交車上已經擠得像罐頭一樣了。

    付磊坐在雙排座的外面,正好擋住了過道上一個勁兒往這邊擠的人群。

    而周思寧去沒關注這個,她正透過車窗,看著外面一片接一片的蘆葦蕩雙眼發亮呢。

    付磊看她看著外面發呆,也跟著往外面瞟了一樣,還以為媳婦也跟他一眼,剛來的時候被外面的荒涼給嚇到了。

    “媳婦,你別看現在外面都是荒草墊子,沒準這地方過幾年就比h市還繁華呢。”付磊撿好聽的安慰媳婦。

    周思寧聽了他這話回頭看了他一眼,覺得他這是騙傻子呢吧,就外面那一望無際的蘆葦蕩子,想幾年就把它開發成h市那樣,也就做夢想想吧。

    付磊居然看懂了媳婦的眼神,有些下不來臺的咳嗽了兩聲,然后聲音很小很小的在媳婦耳邊說道:“也不是不可能,你都不知道,我們年初來的時候,從火車站到公司去的時候坐的還是牛車呢,結果這才沒幾個月,你看看,路也修了,公交車也建了兩條線路,這足可以看出國家對d區的重視。”

    付磊這話說的可沒夸張,自從去年國家發現了d區底下蘊藏著國家稀缺能源,大批工人就涌入了這片荒土地。

    當時那可真是要啥沒啥,都是靠著工人們的雙手雙肩一點點一塊塊的建設起來的。

    付磊他們單位也是響應國家號召才會來d區開分公司,支持國家建設,他們不算是d區第一批開發者,也算非常早了。

    周思寧轉頭繼續看著外面的蘆葦蕩,對于付磊說的什么城市的發展不感興趣。

    付磊說的口干舌燥的,才發現媳婦好像對他說的不太感興趣,而且看著外面的風景笑的很是蕩漾。

    哦……他跟著往窗外看了看,外面也沒啥好看的啊,除了蘆葦就是蘆葦,媳婦是看啥笑的呢。

    “媳婦,你看啥呢?”看不懂就問。

    “看蘆葦啊!”周思寧聲音很歡快。

    “蘆葦?”還真是看蘆葦呢,“蘆葦有啥好看的?”付磊看了這玩意都大半年了,也沒媳婦看的這么津津有味的,所以現在不恥下問。

    “呵呵,這東西在你眼里可能就是雜草,”

    付磊聽了點點頭,不是可能是雜草,這東西在誰眼里它都是雜草。

    “但是它在我眼里卻是寶。”周思寧笑著看了他一眼,對于他們能選這個地方安家非常滿意。

    “啊?”付磊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這個啊,一時半會說不明白,等我以后用到的時候,你一看就明白了。”周思寧賣了個關子,不是她不想解釋,而是自己所說的技術這個時代還沒有,所以說了他也聽不明白,還得問一大堆問題,干脆她不說,直接做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兩個人晃晃蕩蕩的坐了將近兩個小時,終于聽到乘務員喊了句:“中央大街要到了啊,下車的同志提前準備。”

    “走,咱們拎著東西往門口串串,到站了。”付磊站起身,從座位下面把行李卷拽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這邊也有中央大街啊。”周思寧跟著站起身,也拎起腿邊放著的網兜。

    “有啊,叫一樣的名,不過和h市那個中央大街可沒法比。”付磊看媳婦拿好東西,轉身就率先往門口擠去,“借過,借過,麻煩讓讓,有東西別碰到,我們要下車。”

    過道上的人還是很多,他們坐的位子靠后,想擠到中間的車門處還真是費勁。

    不過就是再費勁也的往出擠,要不可下不了車。

    “你跟緊我。”付磊一使勁把行李卷舉到了頭頂,這樣不占地方,往前擠更容易。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周思寧緊貼著他的后背跟著一起往外擠。

    過當上也有到中央大街這站下的,也加入了擁擠的隊伍。

    終于在一行人不懈努力下,公交車停到站牌的時候,一行人順利的從門口擠了下來。

    周思寧下來第一件事就是趕緊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,剛剛她覺得在車上擠的她的衣服扣都要掉了,低頭一看,還好還好,扣子還在。

    “走吧,咱家就在那邊。”付磊接過媳婦手里的網兜,肩上扛著行李,就往新家走去。

    周思寧也沒看清他到底指的哪,反正跟著就是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為走兩步就能到了,結果付磊這一指可不進呼,他們足足走了有二十分鐘,這才走進一片家屬區。

    “看看,這就是咱們城建一公司新建的家屬區,所有房子都是統一規格。”付磊指著面前一排排嶄新的磚房不無驕傲的跟媳婦介紹。

    這都是他們這幾個月的勞動成果,其實這還沒蓋完呢,因為他們現在手里不只有這一個工程,人手不是太充足,所以家屬區只蓋了前三排,每排只有一棟房子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房子是啥人都給分嗎?”周思寧看著面前的院墻很是喜歡。

    里面的房子她沒看到,不過就外面這紅磚院墻她就相中了,外面都這么氣派,估計里面差不了。

    “哪可能。”付磊一副你傻了吧的表情,“這房子只分給正式工人,臨時工是沒有這福利的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這一排都分給了調過來的老師傅,咱家分到的是最后一排。”付磊領著人往后排走,邊走邊跟她說當時分房子發生的趣事。

    這次城建一公司在d區建立分公司也是從全國各個公司里抽掉人手的,不過正式工人一聽說這邊的條件沒幾個人想來,所以這次過來這邊的老師傅一共就十八個。

    這次分房子也是延續了老一輩的傳統——論資排輩,毫無疑問,三十套房子,十八個老師傅加領導干部,二十四套房子就分下去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六套房才是他們這新進工人分的。

    二十個人,六套房,怎么也不可能夠分,上面的領導開了幾次會研究,最后研究出了這次新進職工分房規定,第一條就是已婚工人優先分配。

    二十個工人里只有五個結婚了的,付磊就是其中之一,于是他就很幸運的分到了一套房子。

    剩下最后一套,由剩下的十五個單身工人抓鬮,誰抓到了是誰的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是我們家大寶的。”周思寧想都沒想就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咋知道?”付磊驚訝了,“那房子還真就叫繼國給抓到了。”

    周思寧很想說,我家大寶那可是老天爺的親兒子,這種只憑運氣的事怎么可能有人能爭過他呢,老天爺也不能答應啊。

    ()
双色球电子投注单如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