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我在大唐當秀男 > 第四百八十三章 公儀天下?
    要打造弩車,就離不開善金局,因為那里有必不可少的器設。

    再說,弩車的物料堆放在善金局,時間長了,張麟心里也不踏實。自從獲悉秋霜是失國的波斯公主后,他對于沙爾汗更是無法信任。以前,他還依據神狄劇情得出結論,沙爾汗背叛武則天是多年以后的事情,但是,波斯公主的意外出現,打亂了所有的判斷。

    沙秋霜已經踏上了與武則天對抗的路途,作為她的兄長,沙爾汗還會隱忍不發,非要等到幾年之后再行動么?用腳趾頭想想,也知道,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對于朝廷來說,善金局成了迄今為止張麟所知道的最不可靠的地方,不是之一。

    因為蛇靈雖然可怕,但是已經撤出神都;靈狼雖然厲害,但是在幾次清剿之中被消滅殆盡;李敗德的叛軍雖然勢大,但是處于明處,容易對付。

    只有沙爾汗尚處于暗處,誰知道他什么時候會突然竄出來狠狠地咬人一口?

    在富麗宏偉的善金局門口,已經有一班善金局的僚屬早早地在那兒迎候,由于順國公的車駕還沒有到,等候的人們便三三兩兩的站在一起,面帶各種表情,低聲交談著什么。

    秋霜也在其中。她已經與張麟約好在善金局見面,她自然不會失約。

    還有,今天,在這兒,她需要負擔極其重要的角色,一方面要為沙爾汗偷師做掩護,另外一方面,她擔心沙爾汗學不到技藝而對張麟不利,因此就便對他進行必要的保護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非常復雜,不過,她的臉色非常平靜,外人無從知道她的內心之所思所想。

    沙爾汗以為她是特意來幫他的,所以心里非常感動。他面帶微笑,壓低聲音向秋霜說:“大事若成,記你首功。”

    秋霜一句話都沒有說,只是向沙爾汗回以一個美麗的微笑。

    沙爾汗不時地抬頭望向靠皇宮一側的街道,那里沒有什么動靜,除了少許幾個行人匆匆來去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從遠處的街道傳來如雷的馬蹄聲和轔轔的車輪滾動聲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談,目光齊刷刷地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。

    只見兩個身穿內侍副的人,各舉著一塊回避牌,從街道拐角處出現,走在最前面,起到清道的作用,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。

    之后是一匹高頭大馬,馬上端坐著一位身穿飛魚服色的青年,他的長相很帥氣,鼻子底下留著一撮黑色的小胡子,眼中閃現著犀利的光芒,向左右兩側的街坊和臨街建筑進行巡視。

    他就是負責張麟安全的首席侍衛盧駿異。

    盧駿異的馬后面,一輛裝飾得極其豪奢的藍色馬車,在兩匹神駿無匹的駿馬的拉拽之下,轔轔搖搖地滾動前行。

    坐在這輛豪華的馬車車廂里的,自然是新晉順國公張麟。

    護衛和簇擁在馬車后面的,有一長溜侍衛和內侍,有騎馬的,也有步行的,人數不下三十人。

    這種氣勢和排場,可以與王侯出行比擬,比張麟上一次到善金局的行色,不知強大了多少。

    看來,升了國公就是不一樣。

    沙爾汗急忙趨前幾步,走到拒馬樁旁邊,滿面帶著笑,在那兒恭敬地俟侯。

    等那兩匹鼻子里噴著氣的神駿拉著豪華馬車在拒馬樁前面剛剛停穩,車廂的簾子還沒有掀開,沙爾汗便急切地行禮拜見,只見他雙手抱拳,把腰彎成九十度,對著仍然端坐于車廂里的張麟,以極其恭敬的態度,以抑揚頓挫的聲音,祝賀道:

    “恭喜順國公榮升國公高爵,自此以后,國公爺將領銜后宮,輔陛皇上,成為母儀天下之國公!”

    這一番賀詞是沙爾汗搜腸刮肚想出來的,但是說出口來,聽在人耳中,卻顯得頗為滑稽,令現場之人無不忍俊不禁,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前面幾個國公自然是指爵位,而最后一個國公則是與國母相對的意思,只是沒有與國母對立的字,所以沙爾汗才依然沿用了國公之稱號。還有,母儀天下用在張麟身上,也是不怎么恰當,但是除了這個詞語之后,卻真的沒有別的詞可以替用,難不成說“公儀天下”?

    聽了這話,車廂里的張麟嘴角牽動了一下,浮現一抹苦澀的笑,哎,他輕輕地嘆氣,除此之外,他什么都沒有表示,彎腰從馬車上走下,向秋霜點頭致意,伸手拍了拍沙爾汗的肩膀,然而邁步向善金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在善金局的議事廳談了幾句話,喝了幾口茶,張麟便提議去庫房,查看物料的儲備情況。

    沙爾汗欣然點頭,領著張麟來到位于爐房旁邊的庫房,這兒堆積著打造弩車所需要的各種物料。

    張麟仔細查驗了一番,發現應有盡有,沒有什么短缺,便滿意地點了點頭,覺得自己對沙爾汗是不是多疑了。

    沙爾汗靠近張麟,用善解人意和無微不至的語氣說道:“國公爺,沙某知道,制作模具是一項極其精細的事務,需要安靜的環境和專心致志的態度,容不得任何喧嘩和打擾。為此,沙某特意為你準備了一間專門的爐房,這樣你就可以專安安靜靜地打造弩車的模板,不會有人影響你的心情和注意力。”

    對于沙爾汗的說法,張麟甚以為然,他點頭微笑道:“沙大人,所言極是。只是這要沙大人費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國公爺請隨我來。”

    沙爾汗眉毛一揚,得意一笑,說著,斜著身子引領張麟穿過大爐房,來到一個專門構筑的獨立小爐房。

    說是小爐房,比起一般的房間,不知大了多少,里面有爐灶,有懸吊半空中的大鐵鍋,還有各種控制桿,應有盡有。說它小,只是與大爐房相比而論,因為它里面只有一臺爐灶;而大爐房之中一般都有好幾臺爐灶,可以同時打造多個不同的器具。

    “國公爺,這是沙某專用的爐房。當我構思新的器具的圖樣之時,都是在這間爐房之中獨立完成的。這兒只有一扇門,當我不想讓人打擾時,我便把門關起來,成為獨立的天地;當我需要人幫忙時,只要拉一下這個吊鈴,便有人聽到并迅速做出回應。”沙爾汗點指著周圍的設施,侃侃而談,臉上浮現出自鳴不凡的表情。

    聽了沙爾汗的介紹,看了小爐房的設施和配備,張麟很滿意,在這里他可以一心一意制模,而不用擔心被人偷看。他頷首微笑,對沙爾汗表示感謝:“沙大人的安排真是精細入微,本公甚為感謝。”

    “國公爺客氣了國公爺身系朝廷和社稷之安危,為皇上打造弩車。想必,弩車一出,平滅叛軍指日可待。沙某食君之祿,不能為君分憂,已經是非常的慚愧了。盡些微之勞,乃是份內應當之事,哪里敢當國公爺之言謝。”沙爾汗眉開眼笑,擺出一副通情達理,毫無私心的神色,慷慨激昂地說道。

    跟在旁邊的秋霜,聽了沙爾汗的話語,心里很奇怪,他怎么如此安排,莫非他良心發現,不想偷師學藝了?

    看到秋霜探詢和疑惑的目光,沙爾汗沒有說什么,只是意味深長地微微一笑,然后向張麟躬身一禮,謹慎地退了出去,好像他的事務已經完成,決定置身事外,對于打造弩車之事不再過問和關心似的。

    秋霜遲疑了一會,不知道該留下還是該出去,便向張麟嫣然一笑,柔聲問道:“需要我幫忙嗎?”
双色球电子投注单如何